首页 | 校友会简介 | 新闻动态 | 最新公告 | 校友企业展示 | 校友文苑 | 校友捐赠 | 校友分会 | 校友风采 | 教育发展基金会 | 联系我们 
 
我的淮矿情缘
2018-12-12 08:28   审核人:

——写在安徽理工大学青岛校友会成立之际

 

淮南矿业学院89级通风 姜瑞智 

2018年12月2日,安徽理工大学青岛校友说准备成立安徽理工大学青岛校友会。虽然无暇参加,但自己感慨万分,从1989年9月与淮南矿业学院结缘到现在,转眼已有近30年,于是记录片段,聊以纪念。

 

我是1989年7月在胶南一中参加高考的。自己考上淮南矿院的消息是爸爸告诉我的。说实话,得知自己考上淮南矿院的消息后,自己心里很难过,因为自己的成绩在班里名列前茅,但高考时没能考上第一志愿,过了高考分数线服从调剂,就进入了当时同学们都不愿意上的“农林水地矿油师”七大职业之一的矿院。说实话,当时很是犹豫,但最后还是踏上了到淮南矿院上学的征途,开始了自己的淮矿情缘之旅。

连续四个不眠之夜

记得那年入学的报到日期是9月21日到24日。自己决定9月21日到校,于是就购买了9月20日上午10点左右从青岛到上海的234次火车票。心怀对大学五彩缤纷生活的憧憬,尽管自己缺少文艺天分,但9月19日忙活了一整夜,忙着抄歌词,想在大学期间展现自己的“才艺”和“特长”。9月20日一大早跟随爸爸到了青岛,但因错过了火车,只能在青岛住下,改乘第二天的火车。由于换了地方住宿,自己怎么也睡不着,在熬过了一个不眠之夜后,9月21日踏上了去淮南的火车。由于是第一次坐火车,自己对火车充满了新鲜和好奇(那时是绿皮车),加上是单身一人去上学,还带了一些衣服,即使到了晚上,也得瞪大眼睛看着,睡不着,也不敢睡,担心自己的东西丢失。经过18个小时的“旅行”,包括在蚌埠火车站的换车,9月22日上午到了淮南。在宿舍安顿好后,因为又一次到了一个新的环境,9月22日晚上我难以入睡,一闭眼就是火车的晃悠和嗒嗒声。就这样,在淮南度过了第一个不眠之夜,也是自己连续第四个不眠之夜。现在回想起来,我仍然感到不可思议,除了当时刚上大学的兴奋之外,或许与自己当时年轻有关。

遇到老乡

9月22日上午从学校接新生的大巴车上下来后,我听到一个声音喊:“这个写着‘青岛服装’的箱子是谁的?”我循声望去,一个帅气的高年级师兄指着一个纸箱在问。因当时家中没有皮箱,自己从家中带衣服用的是一个带有“青岛服装”字样的纸箱(当时接新生的车有两辆,一辆大巴,拉人,一辆双排,拉行李,行李车先行到校)。生性木讷的我说“是我的”。这位师兄于是拿起箱子就帮我把行李拿到了832宿舍。后来得知这位师兄是爆破专业86级的学长,也是我们的胶南老乡,学习认真,对人热情,正跟随学校的一位专职摄影师学习摄影,拍照水平很高。在他的介绍下,我认识了三个学长老乡和另外两个一同入校的胶南老乡。在随后的几天里,他领着我们游览了龙湖公园,拍摄了不少照片,过得非常愉快。

我的两个德育课老师

在刚进入矿院的日子里,由于第一次离开亲人,离开同学,非常想家,想念高中的老师和同学们,加上感觉考上的这个学校自己很不满意,自己感到非常郁闷,在接下来的半年里,总是郁郁寡欢、闷闷不乐。

当时,学校每学期都开设三门政治课,分别是马列主义教育课、思想政治教育课和《形势与政策》课,分别由马列主义教研室和思想政治教育教研室(分别简称马列室、德育室,当时学院只有三个处级教研室,还有体育教研室)承担。

进入学校学习半年后,在老师的教育下,在同学们的开导下,自己逐渐适应了大学生活,自己的心情逐步好转,由原来的郁郁寡欢、闷闷不乐逐渐变得活泼开朗起来。其中对我走出心理阴霾影响较大的德育课老师有两位,一位是叶醒狮老师,另一位是区玉书老师。

我们进入学校的第二学期,叶醒狮老师是《人生哲理》课的任课老师(当时他是德育室副主任,同时担任党委学生工作部副部长、学生处副处长)。他的课生动形象,妙趣横生,引人入胜,发人深省。记得1990年3月,叶醒狮老师在我们开学后第二次《人生哲理》课结束时留给我们一个思考题《在人生的天幕上,你将留下什么轨迹》,要求我们提前准备,在下一周的课堂上进行专题发言。接到作业后,我进行了精心准备,写下了书面发言材料。一周后在课堂上,看到同学们都没发言,已经走出心理阴影的我毅然第一个走上讲台,根据平时的思考,列举了大量的史实和事实,引经据典,旁征博引,说明了走好人生道路的意义,指出了书写人生轨迹的方法,其中不少是当时一些领导走上违纪违法道路的事例。发言获得了广泛好评,也为自己走好人生道路增添了信心,指明了方向。

对我思想影响较大的还有区玉书老师。区玉书老师当时是主持德育室工作的副主任(他没担任过我们的任课老师)。在多次听其他班级的同学说区玉书老师讲课比较好之后,一个偶然机会,我与他相识,并成为“忘年交”。我也多次向他咨询和请教一些问题,而他也以他的经历、诚心、耐心为我解疑释惑、指点迷津,起到了指路灯的作用。我还多次到他的家中,向他请教。在他的家中,他总是循循善诱,悉心讲解,耐心作答。每到元旦春节,他总是手工制作精美的明信片,通过学校邮箱(不是现在的电子邮箱)发给自己,给自己以厚望和嘱托。他一般都是以含有个人名字的藏头诗作寄语,给人昂扬向上、催人奋进的动力。毕业后,我们常以书信交流,至今我的家中还保存着十几封他给我的书信和贺年卡。

在他们的影响和带动下,在党组织的培养和教育下,1993年6月5日,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了一名预备党员。

母校文化的影响

1993年6月26日,我们毕业了,离开了培养我们的母校,离开了生活了四年的淮南。

一位老师曾经说过:一个人的行为处世方式,不仅代表个人,更多的是代表一个家庭、一个单位、一个母校、一个地区的形象,甚至代表一个政党、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形象,人们往往从一个人的行为处世方式,看一个家庭、一个单位、一个母校、一个地区的形象,甚至看一个政党、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形象。个人行为处世方式,是文化品位的反映,是素质能力的体现,是对家庭和学校教育效果的检验。所以,人们必须时刻注意自己的言行,时刻注意自己的形象。

参加工作后,我牢记学校的培养和老师的教诲,对自己提出了“政治上忠诚,工作上认真,经济上清白,生活上正派,决不在政治上、工作上、经济上、生活上授人以柄”的要求,决不给母校和家乡形象抹黑。

1994年上半年,我所在单位党委举办了学习《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答题比赛,单位党委将答卷发到基层党支部,让基层党支部组织党员进行答题,当时我们单位党支部书记让处于见习期的我先行找出答案,再让其他党员照抄。我按照要求,先行作答,其他同志都按照我的答案进行答卷。后来,党委要求基层党支部选报答题的先进个人,要求上报四名先进个人,包括两名党员和两名群众,名单分别报送党委组织科和党委宣传科。在报送党委组织科的2名党员名单中,该党支部书记上报了他自己和与他关系不错的办事员两人。看到党委下发的《工作简讯》上的表彰通报后,我感到既惊喜,又难过,惊喜的是在党委表彰的10个优秀党支部中,有我们党支部的名字,难过的是看到先进个人表彰名单里没有自己,让读了至少三遍《邓小平文选(第三卷)》、为了查找答案又一次次翻书的我心里五味杂陈。按照当时自己的想法,即使党委让基层党支部只上报一名先进个人,党支部也得上报自己,奖品可以不要。后来,在单位工会举办的“主人翁和市场经济”答题比赛中,又发生了同样的问题,兼任车间工会主席的党支部书记又把自己作为表彰对象首先上报,让按照他的要求先行找出答案、其他会员照抄的我非常难过。这两件事发生后,自己明白了一个道理:办事一定要公道,一定要出以公心,不能挫伤干事者的积极性。这一条自此成为了我自我要求的一个标准和尺子。

1995年4月,自己被调到团委担任组织干事兼青工干事,正赶上一季度青岗(青年安全监督岗)表彰会和五四表彰会筹备工作。在审核团委拟表彰的一季度优秀青岗员人选名单过程中,我发现不少基层团支部上报的优秀青岗员人选,履职指标根本达不到规定要求,有的甚至连青岗员都不是。发现这一问题后,我随即向团委书记进行了汇报,并提出了自己的处理意见。听取我的汇报和提出的处理意见后,团委书记对我的做法进行了肯定,对我提出的处理意见给予了支持。这一做法尽管使个别基层团支部书记难堪,让他们减少了一份奖品,但得到了绝大多数基层团支部书记的认可,也调动了广大青岗员的积极性。

在团委工作期间,我发现一些团支部书记在上报先进个人人选名单时,若只有一个先进名额,就先上报自己,若名额较多时,就再上报几个跟自己关系不错的同志,有的甚至上报的“优秀共青团员”人选,连团员都不是,或是长期不缴纳团费的同志。针对这种情况,在向团委书记汇报后,我把“团支部书记不得参加优秀共青团员的评选”(团支部书记只能参加优秀团支部书记的评选,团委根据“红旗团支部”竞赛量化考核结果确定先进团支部名单,评选上先进团支部的团支部书记即当选优秀团支部书记)写进了起草的团委评选文件中,得到了同志们的认可。

自己虽然书生气(或者“书呆子气”)十足,但自己不后悔,自己的书生气为自己的单位增加了一些好评,为党组织减少了一些骂声。因为我的做法和形象代表单位、代表母校,我是淮南矿院的学生。

校友亲情

尽管在淮南矿院只有短短四年的学习和生活时间,但自己与矿院、与淮南有了深厚的感情。

参加工作后,自己非常重视校友之间的沟通和交流,见到校友,自己感到分外亲切。各位校友和我一样,见到我也总是给予热情帮助和大力支持。2005年在山西工作期间,我接到厂长交给我的任务,要求带1名维修工到老区机械制造公司学习铲车维修技术,并且说我们公司的一名副总经理已经跟该公司领导联系好了,让我把该同志送过去。接到任务后,我带领这名维修工到了该公司,但找到有关人员后,无论我怎么说,对方始终不同意这名维修工在他们单位学习铲车维修业务。就在我一筹莫展之际,我忽然想起一位校友说矿机86级的一位校友在这个公司工作,就立即找到了他(这位校友当时是该公司的总工程师)。听了我的介绍和困难后,尽管我们是初次见面,他二话没说,就给有关人员打了电话,把这项工作给办好了。中午想请他吃饭,他谢绝了。尽管后来跟他多次见面,想请他吃饭,但一直到他离职,一直未能如愿。他的做法也是淮南矿院人的一个缩影。

在母校的亲情和校友的感召下,我见到安徽理工大学的校友也是分外亲切。2010年我到鲁西南的一个新单位工作后,从2011年开始,安徽理工大学先后有几批毕业生到该单位就业。得知新生要到我们单位工作的消息后,自己总是先向人力资源部门负责人事的同志打听情况,索要母校毕业生名单,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他们提供帮助。

母校和校友今非昔比

自己毕业那年,华东煤炭医学专科学校并入淮南矿业学院;1997年母校由“淮南矿业学院”更名为“淮南工业学院”;2000年,原淮南化学工程学校并入淮南工业学院;2002年母校更名为“安徽理工大学”。随着2016年9月安徽理工大学新校区的正式启用,母校的发展进入了新时代。

经过多年的发展,母校今非昔比。现在已发展成为以工科为主体,以地矿、爆破等学科为特色,工、理、医、管、文、经、法、艺协调发展,17个学院(部)和研究生院的综合性大学,拥有6个博士后科研流动站、6个一级学科博士点、28个二级学科博士点;21个一级学科硕士点、108个二级学科硕士点、4个硕士专业学位授权类别,76个本科专业。现在,母校有全日制在校本科生23000余人,博士、硕士研究生3000余人。而自己在校时,仅有地质、采矿、矿建、通风、爆破和矿机等六个学科硕士授予权,本科生才2600人左右,硕士研究生50人左右,没有博士研究生。

25年过去了,现在自己的大学同学分布在全国各地,已成为各行各业尤其是煤炭行业的骨干,有专家教授,有政府官员,有企业精英,其中有一个还是“泰山学者”,他们都在自己的岗位上做出了贡献,为单位、为国家奉献着光和热。去年与一个同学见面时,看到他取得的惊人成绩时,自己感慨万分,真心为他高兴和自豪,就开玩笑说:“你干得这么好,我也很自豪,也感到骄傲,在别人面前我也有吹牛的资本!”实际上,我的大学同学就是安徽理工大学数万计校友的一个缩影。

四年的大学生活,母校和淮南已经长在我的生命里。现在,不管在哪里,不管见到谁,即使遇到名校毕业生,如果有人问我是哪个学校毕业的,我都会自豪地说:“我是淮南矿院毕业的,现在她的名字叫‘安徽理工大学’!”

相信我的母校会发展得越来越好,校友关系会越来越亲!

(2018年12月7日写于山东嘉祥)


作者简介:姜瑞智,男,汉族,1969年11月生,山东青岛人,中共党员,工学学士、工程硕士,高级政工师。 19899月到1993年6月在淮南矿业学院采矿工程系矿井通风与安全专业学习1993年7月在肥城矿务局参加工作,现任肥城矿业集团设备安装维修中心副主任曾荣获山东省青春立功活动二等功和“泰安市新长征突击手”称号


姜瑞智


大学时代的姜瑞智


 

 

关闭窗口

 

Copyright 安徽理工大学校友总会办公室 All Rights Servered.
地址: 安徽省淮南市泰丰大街168号 邮编 232001 联系电话:0554-6633368,0554-6668699(校友会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