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友会简介 | 新闻动态 | 最新公告 | 校友企业展示 | 校友文苑 | 校友捐赠 | 校友分会 | 校友风采 | 教育发展基金会 | 联系我们 
 
走过你的四季
2018-06-04 09:58   审核人:

一直都很喜欢在树下仰望太阳,眯一下眼睛,再低头,那种透过树叶的斑驳,那种闪烁的活泼,那种破碎的错觉,那种似有似无关于希望的跳跃,无不弥漫着青春的气息。2005年6月28日,离别的日子,寝室4朵花中,我最后一个走,目睹她们的先后离校,抱头痛哭,梨花带雨,仿佛这辈子不会再见似的。踏上离校火车的那一瞬,大学的世界塌了,身后一地碎片。于是,我将某些碎片捡起,用于纪念我的大学,有些悲壮的感觉,更多是为了不忘却。

初秋

安徽淮南田家庵区,淮南工业学院。

911发生时,妈妈陪我坐火车去报到。北国的秋风特别清爽,初秋的夜晚已经很凉。领了编号“2011-22”的一套日用品,其中被子和床单,用到现在。

我所倾心的,是秋风初起,霜天水影的景象。只有在那个时候,春天的激情早已减退,夏天的实用也已终结,大地霜降,河水骤冷,冷走了喧闹的附加,冷回了安祥的本体。凉凉的河水延绵千里,给收获的泥土一番长长的宁静,给燥热的人间一个久久的寒噤。余秋雨先生如是说。

享受着皮肤干燥的感觉,聆听秋的步伐,像是踩在落叶上,一下一下,轻柔,莎莎索索的音律,沿途收割,满载收成和能量,暖暖过冬。

很多年后,才逐渐觉悟自己喜欢在深秋里记起以前的某些人某些事,那种深邃的凉快,一下直达内心深处。

族谱上写着,祖宗是滁州的,政治避难到佛山,班上的同学还传闻我会武功,佛山无影脚,一度把我乐坏了!大学里第一个国庆长假,约了几个同学去寻根,寻不着,便去了琅琊山。山上空气特别清新,难怪当年欧阳修如此钟情。上到半山,俯视滁州,劳累立刻被喜悦所取替。我张开双臂,闭目,享受清风拂面,所有感官被满满地包容住,无比的舒畅满怀,令人好生眷恋。林中若有精灵,定是乘着微风,在闪烁的叶影中缓缓地扇动双翅,停落在我的肩上、发上,跟我耳语一番。

严冬

冬天的来临让我很兴奋,雪,雪,雪!看雪的情绪酝酿了很久,到真正看到时,歇斯底里喊着!但是那种兴奋,很快就被“怎么能这么冷”所覆盖。最多时穿了4条长裤,还是觉得不够暖,后来才知道医学院有个师姐穿了5条,佩服得五体投地!因为我那么瘦都已经塞不进了!广东人习惯冬天也要洗澡,禁止用热得快,两个大瓶装水都不够,去澡堂又是全部人一起脱光,一点都不习惯!每天都洗,每次都洗一个多小时,回去又要洗一堆衣服!冬天洗澡这个问题,困扰了4年。

年底很多活动,圣诞,元旦,才渐渐发觉粤语歌很受欢迎。其实各个地方对于广东人的评价大致都是差不多,一听到我们说是广东人,就非常感叹:哇!很有钱哦!——言下之意,是说我们南蛮没文化吗?但是,想当初,我也是一名学霸啊!

冬天还有一个乐趣,看附属小学的小屁孩抓起一把雪,扯开小伙伴的衣领,猛地塞进去,各种惊呼,拉扯,追赶,非常好玩。还得知了一个真相,原来无论如何,都堆不出电视里那种雪人的形态,丑死了,已经够冷了,偏还辜负了关于冬天的美好憧憬。

暖春

北国的冬天是冬天,也惟其春天是真正的春天。脱下了臃肿的羽绒毛衣秋裤,扎进鸟语花香和明媚春光中,在小径上数着校广播那跳跃的音符,体味青春与成长的痛快,那时真是骄傲任性,觉得连紫外线都要绕路走,晒个太阳都能把我晒白了!冬与春的差距,缓慢流动成为丝丝感动,感动汇成的却是躁动。据说是广场两边大花圃里的油菜花分泌出一种让人觉得不安的物质。

宿舍姐妹说,这样的季节应该去谈一下恋爱的。

到大三大四时,寝室里4朵花都恋爱了,有两对一直到后来结婚生子,我还轻轻地做了媒婆呢,想起都觉得乐!那时甜蜜和吵架都回寝室里跟姐妹们说说,有时闹矛盾,到深夜还不愿意睡觉,各种纠结吐槽安慰,直至这么多年后,也没多少机会三五知己聚在一起开个小会议来研究什么问题,才知道那时能在一起的光阴是多么的难得!

凉夏

2003年春夏间,非典肆虐神州,封校,量体温。那时我们班的男生从东苑搬到28层了,隔天坐专车过来学校上课,后来又集体要求解禁,一下子群情汹涌。4月1日,奶奶突然去世,几小时后,张国荣纵身一跃。是否在这样的日子,用愚人的方式离别,身后会轻松一些?

4年来,每当夏天,都特别期待夜幕来临,因为昼夜温差大,用不着空调,有时在校园里走着,裙子随风飘起,

有时经过球场,一群人在争一个球,太阳底下,汗流浃背。篮球着地声,球鞋摩擦地面的声音,吆喝声,充满青春气息,定格在我的记忆里。

突然听到《那些花儿》,从心底里缅怀我的大学,古老的红楼,喷泉东面的13棵法国梧桐,灰暗的天空,脏兮兮的雪,东门口杂七杂八的小吃,牛肉汤,烧饼,咸味豆腐脑……大一时总是轮流爬到我床上嘻嘻哈哈占据一席之位的三个家伙,我爱过的人和爱过我的人……只考了30分的理论力学,进了四次的六级考场,几大本的日记……

两棵在夏天喧哗着聊了很久的树,彼此看见对方的黄叶,飘落于秋风,它们沉静了片刻,互相道别说:明年夏天见!

这一别,竟是十年!

“我都在往安徽的动车上了”2015年4月29日15:22:21,博士在QQ上给我发来这条信息,连个标点都没有,却让我的心突然为之一震!那一时刻,定格于脑海的一切记忆又鲜活起来,然而,物是人非,我瞬间就流泪了。打开电脑写了一篇文章给远在淮南聚会的同学们发去。

我一直在佛山,欢迎来自各地的骚扰!

:作者:潘兴华,女,2005年6月本科毕业于能源与安全学院安全工程专业,现在广东佛山工作。

作者班级合影,左起第四为潘兴华

潘兴华同寝室同学合影

关闭窗口

 

Copyright 安徽理工大学校友总会办公室 All Rights Servered.
地址: 安徽省淮南市泰丰大街168号 邮编 232001 联系电话:0554-6633368,0554-6668699(校友会办公室)